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校概况 > 领导班子 > 正文内容

《领导班子》 第一部分 领导班子 三十九(1)

作者:admin888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5-10-24 浏览次数:

    领导班子 三十九(1)
    再过三天就过年了,上午陆国杰主持召开了一个由各部门领导和乡镇长参加的春节工作会议。对节假日期间的工作进行了安排。对于县级政权来说,越是过年越忙,大量的工作都要在年前落实。节日值班、节日生产、节日走访、节日慰问、节日文化活动、节日安全、扶贫帮困……总之要千方百计让老百姓乐乐呵呵过好春节。
    开完会,陆国杰回到办公室,听走廊里有人吵闹的声音,他走到窗口,发现楼下有五十多名上访的群众正围着市长助理何强在说着什么,情绪十分激烈的样子。年前,群众到市政府上访的密度也大了起来,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有群众上访,群众有困难有意见不找政府又去找谁呢?这些日子陆国杰一直躲着上访的群众,不是他不想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而是因为上访的问题,大多数都是政府一时解决不了的事,这些事常常让他感到十分的难堪。比如,前几天来上访的国营清河造纸厂,严重污染环境,工厂破产后,债台高筑,资不抵债,几乎就没留下净资产。五百多名工人就靠每人每月三百二十元失业救济金生活。工厂倒闭前还欠着工人一年多的工资和每人一千五百元的抵押金。现在这五百人当中,部分工人自谋出路找到工作,还有一部分人由于各种原因找不到工作。每月三百二十元的救济金只能维持不饿肚子,每当穷困急了,就有人撺掇到市政府上访。一名老工人情绪失控,一把揪着陆国的衣领大骂,骂政府,骂社会,骂贪官,骂改革……
    陆国杰心里清楚,凭现有的财力,政府是不可能把这些人的生活包下来。从道理上说,工厂所欠的一年多工资和抵押金也不可能让政府来还吧?计划经济时代,企业是政府办的,什么都依赖政府。现在是市场经济了,企业和政府脱钩,成为自负盈亏的独立法人。政府的职责是制定法规、服务、管理、监督、当裁判,和企业没有隶属关系。政府不应该也不可能把企业包下来。企业发财是自己的,在市场竞争中败下阵就找政府,这样也不利于公平竞争,不利于发展。陆国杰对计划经济僵死的体制深恶痛绝,这一体制曾严重制约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搞了几十年的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在一些人心中根深蒂固,一些失意人群每当回忆计划经济时代,就像回到了天堂,回味往日稀溜溜的大锅饭,好像特别的香……陆国杰心里清楚,改革年代政府对企业的困难不能完全不管,改革引起的阵痛,政府和人民群众必须共同承受。所以要做工作,所以要给予痛苦中的人们适当的救助。春节前,清河市政府拿出三百万元来救助贫困下岗职工,但这笔钱对近万名下岗工人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市政府号召全市干部捐款捐物,这些钱物只能解决对人民群众的感情问题,对实际生活的帮助是十分有限的。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在于发展经济,扩大就业,建立完善的劳动保障制度。
    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打断了陆国杰的思路。门开了,只见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人气哼哼地闯进来,后面跟着办公室主任吴建平和信访办张主任。老人进屋气得嘴直哆嗦:“你们不是说陆国杰不在家吗?明明是骗人!”
    信访办主任老张好像是做错了事,说:“他一定要进来,我没拦住……”
    陆国杰示意不要说了。陆国杰和气地说:“老人家,别生气,有什么话坐下说。”陆国杰扶着老人坐在沙发上。
    老人说:“我就不相信**的官怕见老百姓!”
    吴建平给老人倒了一杯茶水,放在茶几上,说:“年底了,陆书记太忙……”
    老人说:“再忙也不能忘记老百姓,不能眼见老百姓有苦有难而不管!”
    陆国杰说:“老人家说得对,我接受批评。有什么事你就说。”
    老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个小本本说:“我叫李保中,是伤残军人,打长春时受的伤,现在身上还留着弹片,我以前是个小干部,现在离休了,住在儿子家。我有吃有喝,党和人民对我不错。”
    陆国杰说:“老人家是革命的前辈,共和国的功臣,你有什么事对我说,我一定想办法办。”
    李保中说:“本来事不大,就是冬季楼房采暖的问题,眼看过年了,天这么冷,楼里停了暖气,现在就是没人管……”
    正说着,何强和房产管理局李局长进来了。陆国杰示意让他们坐下谈谈情况。事情是这样:李保中老人的儿子原本是清河农机公司的职工,住在农机公司宿舍楼,这四栋楼是农机公司和一家房地产商合建的,两栋是职工住宅,两栋是商品楼。农机公司利用房地产商的资金给职工建福利房,房地产商利用农机公司的地皮建商品房逃税赚钱,互相利用,违规操作。冬季供暖原来是农机公司管,前年年底农机公司改制成为民营的机电商场,把原来的锅炉房无偿交给了房产管理局下属的物业管理公司。去年物业管理公司供暖一冬亏损了好几万,原因是有相当一部分农机公司的职工和住户拒交冬季取暖费。没改制前,整个冬季取暖费标准是每平方米十元,这其中不足部分由单位补贴。改制后农机公司不存在了,也就没有补贴了,物业公司按全市统一的十七元收费,享受惯计划经济补贴的住户们拒不交费。物业公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收了三分之一的暖气费。因为亏损没钱买煤,供暖当然不足,住户意见很大。今年物业公司把这四栋楼的取暖收费和锅炉包给了个人,承包者当然不会干亏本的买卖,你不交清暖气费我就不供暖,眼看要过年了就是不供暖,这才引起了住户到政府集体上访。昨天,何强组织物业公司和住户对话,多数住户同意交费,有一部分生活有困难的下岗职工交不起取暖费。锅炉房承包人说,我可以一分钱不赚,白干一冬,但亏本的事我肯定不干。上访的住户骂承包者心太黑,骂政府不管百姓死活。事情僵持不下,今天再次上访向政府施压。陆国杰一听就知道这事没辙。各说各的道理,都是受伤的人。这其中有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两种思想观念的冲突,有原农机公司和开发商违规操作留下的病根,也有下岗职工的实际困难,还有采暖供需方的矛盾。
    陆国杰问李保中:“老人家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李保中说:“以前怎么供暖现在还怎么供。”
    陆国杰说:“以前有单位补贴,现在没有了,谁负责这部分资金?”
    李保中说:“我们老百姓管不了这么多事,政府想办法解决。政府不为老百姓办事,还要政府干什么?”
    陆国杰问:“过去供暖是福利,现在供暖是商品,交费取暖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吗?上街买东西不得花钱吗?”
    李保中说:“以前怎么就行?现在怎么就不行?我搞不懂这些,政府想办法解决啊。”
    陆国杰知道和老人没法谈下去。陆国杰想了想,对何强和房产局局长说:“我看这样,从今天开始,让物业公司开始供暖,不是收上来一些钱吗?总不能看着老百姓过年挨冻吧?先供暖后解决问题。”
    李保中说:“这才是**干部说的话。”
    陆国杰问李保中:“你看这样解决行不行?”
    李保中说:“以后怎么办?”
    陆国杰说:“供暖是商品,现在大家有困难,政府买一些商品作为救济品发点给大家,让老百姓过个好年,以后的事再研究。”
    李保中下楼把处理结果一说,上访的人群很快就散了。
    送走李保中老人,陆国杰让吴建平找来了副书记高思和宣传部长李岩。在说完上访的事以后,陆国杰说:“现在许多群众不理解改革,这说明我们的宣传工作没做好。李岩你是宣传部长你说怎么办?”
    李岩说:“我有什么办法?报社、电视台天天宣传,他就不理解怎么办?”
    陆国杰问:“你理不理解?”李岩憨憨地一笑,说:“其实我也不完全理解。”
    陆国杰气地说:“大家都听听,一个**的宣传部长都不理解改革,你让老百姓怎么理解?李岩你写辞职报告,我看你干不了这个宣传部长!这个宣传部长也不能再让你干了!你回去吧。”
    李岩讷讷地退到一边。
    陆国杰问高思:“你看这事怎么办?”

【字体:
上海快3如何购买 上海快3投注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秒速赛车怎么样才能赢到钱 贵州快3计划 秒速时时彩怎么样 贵州快3技巧 甘肃快3有规律吗 吉林快3开奖走势 全天贵州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