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校概况 > 领导班子 > 正文内容

《领导班子》 第一部分 领导班子 二十一(1)

作者:admin888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5-10-23 浏览次数:

    领导班子 二十一(1)
    星期五陆国杰到家,立即打发司机小王回去过双休日,叫小王星期二上午再来接他。陆国杰平均一个多月才回一次家,几乎每次回来都有一些朋友和同事请他聚会喝酒,陆国杰发现这些朋友大多数都是因看见一号车发现自己行踪的,所以这次他一到家,就打发小王开车回去。免得让老朋友、老同事看见,增加许多应酬。
    每次回到家,陆国杰和戴晓云谈的最多的话题还是工作,戴晓云上大学时,是学生会的干部,大学毕业后,她和陆国杰一起分配到东沟县农科所,在工作中戴晓云表示出很强的从政的**和突出的工作能力。陆国杰下乡锻炼了几年当上了副乡长,乡长。戴晓云也晋升迅速,不久就当上了农科所的所长,东沟农业局副局长,成为东沟政坛上的夫妻双星。可惜的是疾病打垮了戴晓云。每次回家,陆国杰都和戴晓云说他在清河的作为,戴晓云乐于和陆国杰讨论政治,更乐于听到陆国杰的政绩,常常发表些对丈夫工作的评价,有时还要参与一些意见和看法。陆国杰在处理和郑卫东的关系上,听取了不少戴晓云的建议。在县级政权的政治问题上他们是有共同语言的。陆国杰开玩笑说:“夫人病中不忘忧国。”
    女儿陆露抱怨说:“你们见面就谈政治,谈工作,我们家都成政治局了,我都烦死你们了。”
    陆国杰和戴晓云谈起在省里开会和杨德宽见面的情况,特意把杨德宽让他搬家的意思告诉戴晓云。戴晓云说:“杨书记说得对,我以前没想到这个问题,只是想我这个样子会拖累你。中国的政治总是和家联系在一起,古时候都叫家国大事,现在叫国家大事,都有个家字,我这个糟糠丑妻本想退出历史舞台,看来还不是时候。”陆国杰和戴晓云商量好,下个月就把家搬到清河。陆国杰已经请郑卫东帮忙,在清河买一套房子。陆国杰和戴晓云在一起算了算账,按照清河的房价,加上装修的费用,估算需要资金三十万元,陆国杰只有五万元存款,东沟的住房最多只能卖十五万元。按有关规定,陆国杰可得到一次性住房补贴五万元。加上住房公积金贷款十多万元。陆国杰估计钱够了。
    陆露放学回到家,听见他们商量搬家的事,高兴地跳了起来。立即打开CD机,反复播放《大海》的乐曲,全家都沉浸在欢乐之中。
    陆国杰说:“我孤身一人在外工作,晚上和星期六、星期天好寂寞啊!夫人到清河以后可以在后面给我掌掌舵,免得我犯错误。还能听到宝贝女儿银铃般的笑声,我心里好舒服啊!”
    在清河买房的事情顺利地超出陆国杰的想象。星期二陆国杰回到清河,郑卫东打电话告诉他,房子买好了,什么时候搬都行,具体问题见面再谈,两人相约下午去看房子。
    下午,郑卫东来到陆国杰的办公室,说了房子的基本情况。这套房子离海边不远,年初竣工,还剩下几套。这栋楼是进出口检验检疫局以职工集资的形式建的住宅楼,市里批给的土地价格比较低,而且免税,加上单位在配套费上有补贴,因此出售给本单位职工的房价非常低,每平方仅两千元。陆国杰买的是三楼一百二十平方米的住宅,只需二十多万元。
    陆国杰不放心地问:“这么便宜合适吗?”
    郑卫东说:“你放心好了,我能让你犯错误吗?市委书记和职工一样花钱买房有什么问题?现在一些好单位职工能享受的优惠,我们为什么不能?我不知道你以前在东沟那边的情况,我们市的领导基本上都是采取这种方式买的房子,不信你问问?你我工资一年不过四万元,按现在的市价买商品房,不吃不喝十年才够买下这套住房。这事就是严格追究起来,最多也就是和好单位职工一样享受了点优惠而已。富裕单位职工能享受的,当领导怎么就不能享受?”
    出发前,郑卫东给检验检疫局的徐局长打了个电话,陆国杰坐郑卫东的车一起前往检验检疫局的住宅小区。路上郑卫东说:“去年徐局长找我批土地的时候,我就对他说:‘地价可以优惠,房子盖好了,你得给政府留几套房子,你们职工花多少钱买,我就给多少钱。’徐局长当时是满口答应。房子盖好快半年了他也不提这事,不是你买房我都忘了这件事。前天我一说你买房,徐局长满口答应。”
    陆国杰和郑卫东来到检验检疫局生活区,徐局长已在门口等候。一阵握手寒暄之后,徐局长领着陆国杰和郑卫东上楼看房子。
    徐局长一边陪陆国杰看房子一边热情地介绍物业情况:“在这住的一大好处,就是物业管理得好,水费、电费、供暖的价格都是最低的,实际上是有单位补贴。这个小区有门卫,有车库,有花园绿地,卫生环境全都一流。”
    陆国杰透过窗口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大海,心想陆露住在这里不知要高兴成什么样子,他仿佛看见了女儿开心的样子。陆国杰对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非常满意,他对徐局长说:“我在你们这儿住,你们单位的职工不会有意见吧?”
    徐局长说:“欢迎还来不及呢,今后我们局里找你办点事不是更方便了吗?我们检验检疫局在清河的地面上,以后还要请书记、市长多多关照。”
    陆国杰说:“你太客气了,驻市单位都是一家人。”
    徐局长把房屋钥匙交给陆国杰,问:“要不要我帮你找人装修一下?”
    陆国杰当然知道这句话后面的潜台词,只要他一点头,徐局长就会安排人把房子装修好,装修费当然不用他个人掏。陆国杰说:“不用,你们装修不符合我的品味,我自己找人装修,就这样我都不知怎么谢你呢。”陆国杰接过钥匙说:“钥匙我先拿走,过几天我就过来交钱。”
    徐局长说:“你不用过来,你把钱准备好,打个电话,我叫会计带着发票到你那儿去取钱。”
    回来的路上陆国杰说:“卫东你帮了我个大忙,等我把家搬来以后再谢你。”
    郑卫东说:“我们俩还用说谢?你我是搭档,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用着你老哥的时候说一声,再苦再累也在所不辞。”
    陆国杰感慨地说:“现在单位和单位真就是不一样,穷的穷死,富的富死。有的单位一年辛辛苦苦,工资都发不出去,靠生活补贴度日。有的单位富得流油,富单位职工一个月的奖金比穷单位职工一年的工资都多,行业间的这种差别,实际上也是分配不公啊!我这回买房就是占了分配不公的便宜。”
    郑卫东说:“改革以前是喝大锅粥,大家碗里的是一样的稀。现在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部分单位利用行业优势和特权也先富起来了。改革年代分配不公在所难免,现在加速发展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社会公平。没有绝对公平,追求绝对公平那不是回到计划经济时代了吗?”
    陆国杰说:“**人还是要讲共同富裕的。社会不公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不然的话还叫什么社会主义?我们国家还穷啊,发展是硬道理,有的事不得不往后放一放。我们这些当官的,在沾了改革的光之后还是需要扪心自问的。”
    在新房子装修的问题上陆国杰还是十分谨慎的,他让办公室主任吴建平出面找到一家装修公司,交给吴建平三万元,按照这个标准简单装修一下。并特意叮嘱吴建平,千万不要说是我的房子。
    晚上,陆国杰打电话把买房子的事告诉了戴晓云,戴晓云警惕地问:“这里面不会有陷阱吧?”陆国杰详细谈了买房的情况,戴晓云这才放心。放下电话,陆国杰想把准备搬家的事和姚佳说一说,可姚佳家的电话就是没人接。陆国杰想这么晚她能上哪儿去呢?
    星期天,姚佳一天都在找房子,几乎走遍了清河大街小巷,满街找租房的广告,她在好几个电线杆上看到董彬贴出的卖房广告,难过地几次落下泪来。姚佳根据租房广告,一连看了几处房子,谈了好几家,都没谈成。所看的房子不是太大,就是价钱太贵,要么就是离上班的地方太远。直到晚上才在铁路小区以每年五千元的价格,租到一小套一室一厨的房子。姚佳一天都没吃饭,晚上回到家已是筋疲力尽,想起电线杆上出售这套房子的广告和一天的遭遇,抱着枕头无助地大哭一场,醒着哭,梦里还是哭……

【字体:
秒速时时彩是哪国的 秒速时时彩真好玩 秒速赛车可以玩嘛 贵州快3真好玩 赌秒速飞艇怎样才会赢 秒速时时彩哪个网址 秒速赛车是什么彩票 贵州快3玩法 甘肃快3登录 甘肃快3怎么样才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