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校概况 > 正文内容

《领导班子》 第一局部 引导班子 四十一(2)

作者:admin888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5-10-17 浏览次数:

    领导班子 四十一(2)
    陆国杰被何强无所害怕的精力激动,从这件事上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品德。何强最大的特色就是认真求实,工作中敢于负责,不畏艰巨,不怕得功臣。陆国杰苦口婆心地说:“不能把这个问题懂得为得罪人的事,要从工作大局动身。假如得罪了人对工作有利益,咱们得罪也值。如果得罪了对今后工作有害,那就要趋利避害。拆迁费一分钱都不能多给,这个准则不能变。你看这样行不行?海滨浴场南门外,本来筹备公然招标的那十几间门市房,不要招标了,以优惠价钱分给赵启武一间作为弥补。”
    何强说:“这样对拆迁户不公平啊!”
    陆国杰说:“我们对拆迁户公平,谁对我们公正?为了大的公平,不得已搞点小不公平,两害取其轻嘛。
    何强说:“我清楚了。”
    陆国杰说:“剩下的十几间留着堵枪眼吧,给谁,怎么给,由你来控制,有问题我来负责。”放下电话陆国杰对洪安和说,“你不是专门反**吗?你反啊!”
    洪安和说:“这事没措施反!当真追究起来不外是打了个电话。可是这一个电话就值好十多少万。说是要追究说情的,怎么查究?人情泛滥,人情化的操作,这就是社情民心。”
    陆国杰说:“我们也别光长着嘴说别人,我也是这类**的介入者。**景象不仅仅是个政治问题,也是个经济问题,更是个文明问题,看看中国的历史吧!哪一个王朝不是因**而亡?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文化的继续性表明**也是有传统的。所谓劣根,实际上是文化病。千年沉疴急不得,只能缓缓调节。”
    洪安和说:“现阶段一些**是不可防止的,在必定意思上说,存在是公道的,有**的泥土,有**天生的环境前提,还有病根,现在只能是把持,避免泛滥。**这个病可不是一个方子,一剂药就能治好的。有的人说浊世须明刑重典,见一个杀一个就好了。实在没那么简略,公安局每天都在抓人,犯法的人还不是前仆后继?”
    陆国杰笑道:“用前赴后继来形容**真是太贴切了。现在还有人把西方民主政治作为反**的良药,实际上只有看看意大利、菲律宾、印度就知道了,这些国度所谓的民主政治更**,**和刑事犯罪一样,反**是全世界面临的独特课题。”
    两人正说着,秘书小戴又来到洪安和办公室。
    陆国杰问:“又是谁打电话来找我?”
    小戴说:“组织部关部长从省里打电话找你,他说刘永华书记在省里开会时中风了,现在住在省国民病院。”
    陆国杰问:“当初情形怎么样?”
    小戴说“不明白,关部长在电话里没说。”
    陆国杰即时打电话找关浩讯问刘永华的病情。
    第二天早上,陆国杰和高思驱车二百公里,专程到省人民医院去探访刘永华。上午十点,陆国杰和高思来到刘永华的病房。刘永华意识很苏醒,见到陆国杰和高思微微点了拍板,因中风半边脸有点歪。关浩说:“昨天中午我们几个回来省城,准备吃完午饭后赶回清河。在一家饭店门口,我们把车停好,服务员领着刘书记和我们几个一起来到一个小餐厅。刘书记说他累了,靠在沙发上休息。我和苏局长点菜,问刘书记要什么菜他也不答复,菜上齐了,我叫他吃饭他还不许可,我认为他睡了,想去拉他,发现刘书记流着口水。这才发明他中风了,我们几个立刻把他送到了医院。CT检讨成果是轻度脑出血,医生说临时没有性命危险,他现在感到左半身麻,语言有阻碍。”
    陆国杰说:“永华你安心养病,工作的事你不要斟酌。”陆国杰对先期赶来的刘永华的爱人说,“嫂子,你千万别着急,有什么艰苦直接找我……”陆国杰谈话的时候,注意看着刘永华的反映,刘永华的表情解释他的意识清晰,只是表白难题。
    从省城回来的路上,陆国杰对高思说:“永华这一病少说半年不能工作,今后市委的日常工作就交给你了,县级机构改革,还有六月份的党代会的预备工作,原来是交给永华的,现在你要全面负起责任来。我虽然是书记,但缺乏党务工作经验,搞经济是我的强项,党务工作就指望你了。”
    高思说:“其余工作都好说,就怕机构改革工作我干不了。”
    陆国杰问:“为什么?”
    高思在手上写了个“关”字。
    陆国杰知道他是指组织部长关浩,关浩干了近十年组织部长,机构改革的详细工作都要由组织部来具体做,年青的书记领导老资历部长确实有点难度。更何况机构改革必定会涉及一局部干部的好处,是个得罪人的工作。
    陆国杰说:“我找他谈,让他帮助你的工作。”
    高思摇摇头。
    陆国杰知道他有话在车里不便说,便更换话题说:“你从省委党校回来以前,我是一手硬一手软啊。我到清河一年多,经济发展,物资文明有很大提高,精神文化没什么起色。你回来,在不到四个月的时光里,全市的精神文明有了很大的先进,特殊是城区的几个文昭示范街区让人觉得面孔一新啊!宣扬工作也有了新起色。这么短的时间就有了新变更,不轻易。”
    高思说:“这都是依照你的请求干的。”
    陆国杰说:“这是中心的要求,我以前没干好,你回来就干好了,这阐明你这方面比我强。”
    高思说:“这可不能这么说,你管的面太宽顾不过来,管这项工作的人又没负起义务。”
    陆国杰晓得高思说的是李岩。
    陆国杰说:“我对这位至公子是一点方法也不,他这一级不是我管的干部,干焦急使不上劲。一项工作干得好坏,要害在干部。不负责任的干部,比对贪几个钱迫害更大,一个处所一方面工作的缺点造成的丧失,相对不是多花几百万、几千万就能解决的问题。搞科技、搞经济须要人才,搞政治和行政治理同样需要人才,你看看我们的干军队伍,其中有多少人才?改革年代尤其需要有所作为的干部。最近听到有些流言蜚语,说我保护贪官。我否认我维护了几个干部,这几个人有点经济问题,但都不太重大,我掩护他们是由于他们的工作干得好,有作为。我宁肯宽容那些固然有缺陷,然而能为老庶民干事的强人,决不宽容那些碌碌无为的庸才。对干部来说,庸碌无为才是最大的毛病。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几个能人就会逝世水一潭。”
    高思说:“我一回来就听人说,这位陆书记最恨不干事的干部,现在干部们投你所好,千方百计想干出点成就给你看,全市的工作一下子活了起来。但你留神没有?自从你去年表彰了大乡镇的十件实事,今年有半数以上的乡镇工作打算里都列了要在年内实现的几件实事。”
    陆国杰笑了:“一把手要是贪财,就有人给我送钱。一把手要是好大喜功,就会有人给我报成绩。你的提醒很主要,症结要务虚。”
    高思说:“我可没说你好大喜功。”
    陆国杰说:“会说的赶不上会听的了,说了别不认账。”
    高思笑了。
    陆国杰说:“人干出点成绩就会自我膨胀,你今后多提看法,多提示我。”
    高思说:“我才不上你当呢,老虎**就这么好摸啊?”
    “你不是摸了一下没事吗?”
    “那我心里也惧怕。”
    陆国杰和高思个人来往并未几,对高思却有着超乎寻常的信赖和尊敬。陆国杰以为高思是个不可多得的党务工作人才。无论是实践程度,实际教训,仍是翻新精神都是值得称颂的,没到不惑之年就修炼得如斯灵通,让陆国杰心生信服。
    回来清河,陆国杰直接来到高思的办公室,跟他接着谈机构改革的问题。陆国杰问:“机构改造工作你怎么干不了?”
    高思说:“我有两点理由。第一,这项工作一直是刘书记管的,我只是在他有病期间常设负责这项工作,而这项工作需要一年半载才干完成,当前还要交给刘书记或是新来的人来管。开头没参加,我旁边插一扛,结尾我还管不着,这个工作我怎么干?”
    陆国杰说:“从病情看,永华恐怕很难再回到工作岗位上了,这事不能拖,你不干我交给谁?非你莫属。”
    高思说“第二点理由是,关浩是老部长了,机构改革始终是由组织部详细实行的,我很难引导他。关浩当了十年部长,这棵老树积重难返,枝繁叶茂。怎么改?他心中早有定式,容不得我插手啊。刘书记尚且在局外,我进得去?”

【字体:
吉林快3怎样玩可以赢钱 怎么玩秒速飞艇 上海快3怎么玩容易中 玩秒速赛车怎样每天赢 在哪里能玩上海快3 吉林快3高手技巧 秒速时时彩说明 秒速时时彩APP 秒速赛车是正常彩票吗 贵州快3预测